当前位置: 主页 > 艺术 > 鹤在中国美术中的吉祥寓意

鹤在中国美术中的吉祥寓意

(原标题:鹤在中国美术中的吉祥寓意)

鹤在中国美术中的吉祥寓意 |【艺术品 · 人物】

文 / 徐菁菁

“丹砂作顶耀朝日,白玉为羽明衣裳”,这句描写鹤的诗是明代画家谢缙为其画作《松竹白鹤图》所题。仙鹤因其体态优雅、羽色朴素、性情温和,成为重要的中国传统绘画与装饰题材之一,在历史的发展长河中,鹤的形象受到不同背景、信仰以及人们精神追求的影响,演化出各种各样的吉祥寓意以及富有吉祥内涵的图像组合。早在春秋时代,就有塑造完好的鹤造型的礼器出现,如故宫博物院藏莲鹤方壶制于春秋中期,壶盖上赫然一只展翅欲飞的仙鹤,形态样貌栩栩如生。著名的《瘗鹤铭》碑传刻于南朝时期,是当时一书法家为埋葬其死去的鹤撰写的碑铭,引后世无数书法家前来瞻仰并拓片。可见人们对鹤的崇拜自三代之后便已开始。

鹤在中国美术中的吉祥寓意

图1 清 顾绣南极仙翁 局部

在其后的发展历程中,仙鹤的自然形象受到道家思想的影响一步步神化。鹤的体态妍丽,其寿命可达50 ~ 60 年,飞行高度可以超过5400 米以上,而且能够边飞边鸣,又以喙、颈、腿“三长”,而被人视为具有仙风道骨,长寿和高升的寓意。受到道家仙学文化的影响,仙鹤被视为连接凡人与神仙的一条纽带,认为通过仙鹤可将人的灵魂带到天上成仙,因此有“羽化”“驾鹤西归”之说,道士也自称为羽士,其道服被称为“鹤氅”。在道家传说中也作为很多仙人的坐骑,《相鹤经》云:“盖羽族之宗长,仙人之骐骥也。”如道教中的仙人丁令威 、王乔乘鹤飞天成仙,太乙真人、南极仙翁等(图1)的坐骑都是仙鹤。可见,鹤的吉祥寓意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道教文化的影响,与吉祥、长寿联系在一起,鹤发童颜、龟鹤遐龄等成语皆是此种寓意的体现;羽化成仙的传说也衍生出高升、高洁的寓意,有超凡脱俗的含义。另一方面,在中国封建皇权的影响下,仙鹤被赋予了富贵、清正的美好寓意,具有护卫皇权的功用,如故宫太和殿前屹立的铜鹤。此外,明清两代一品文官官服补子即为仙鹤,因此鹤也被称为“一品鸟”。在后世逐渐发展完备的吉祥图像中,仙鹤的身影常映眼帘,并与其他吉祥元素组成不同寓意的纹饰与图画,中国传统美术形式(如绘画、书法、织绣、陶瓷等)中常见的题材多为“云鹤”“松鹤”“竹鹤”“龟鹤”“六合同春”“群仙献寿”等。

一、云鹤

“云鹤”是最早出现也是流传最广泛的鹤吉祥图像之一,描绘仙鹤在云间飞翔或以祥云为背景的立鹤,寓意长寿以及升仙的美好愿景。唐朝是迄今发现最早盛行云鹤图像的时代,从众多唐墓壁画中可窥其一斑。如淮南大长公主墓后甬道西壁绘有云鹤图,永泰公主墓的第四、五过洞顶及后甬道顶部绘有许多云鹤形象,节愍太子墓的前后甬道顶部和第二天井东西壁上方绘有仙鹤、彩云、仙人御鹤等画面 。唐朝的云鹤题材已经出现与仙人、瑞兽等结合的情况,组成寓意更加深刻的吉祥图像,具有极强的装饰性,也为后世鹤吉祥图像的发展起到了抛砖引玉的作用。此后的五代、宋、辽墓中也频频出现云鹤图像,但此时的云鹤图已不仅仅是装饰墓室的图像,而更类似于专注描绘仙鹤体态神韵的绘画作品。

鹤在中国美术中的吉祥寓意

图2 宋 赵佶 瑞鹤图 局部

鹤在中国美术中的吉祥寓意

图3 明嘉靖 五彩云鹤纹罐

鹤在中国美术中的吉祥寓意

图4 清雍正 黄地绿海水白鹤纹碗

在中国美术史上最有名的一幅云鹤图像应属宋徽宗所绘《瑞鹤图》(图2),画面描绘了汴梁宣德门上空彩云缭绕,十几只仙鹤盘旋空中,另有两只停驻在鸱尾上,体态各异,惟妙惟肖,尽显祥瑞之气。赵佶信奉道教,自称“道君皇帝”,而仙鹤在道教中是长生不死的仙禽,其笔下的《瑞鹤图》利用“祥云瑞鹤”的吉祥图像,完美地表达出他对王朝长盛不衰的愿望。除绘画作品外,云鹤图案也广泛地应用于各类工艺美术品的纹饰中,其中应用最普遍的种类是陶瓷及织绣。中国瓷器自元代开始崇尚纹饰的装点,至清代更是发展至极,纹饰逾趋繁缛,注重吉祥寓意。在罐、盘、碗等陈列器或实用器上均有云鹤图案的应用。如故宫博物院藏明嘉靖五彩云鹤纹罐(图3),通体以青花加红、黄、绿彩装饰,罐身绘云鹤穿花及八宝纹,充满道教色彩,体现出当时皇宫中的崇道之风。雍正款黄地绿海水白鹤纹碗(图4)上绘祥云白鹤与海水,富有吉祥之意。

鹤在中国美术中的吉祥寓意

图5 石青色缎绣平金云鹤纹袷大坎肩

鹤在中国美术中的吉祥寓意

图6 明 绛色地云鹤纹暗花绸

鹤在中国美术中的吉祥寓意

图7 清 石青缎五彩云鹤纹戏衣料

织绣品上也喜用云鹤图案,寓意吉祥,如石青色缎绣平金云鹤纹袷大坎肩(图5),为后妃便服,前后两面各绣三组云鹤图案,体态灵动,做工考究。云鹤纹不仅是皇族钟爱的衣物纹饰,也是寻常百姓喜闻乐见的织绣图案,云鹤纹衣料在人们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如明代绛色地云鹤纹暗花绸(图6)、清代石青缎五彩云鹤纹戏衣料(图7)等。除单纯的云鹤纹之外,也有云鹤与其他吉祥元素的组合图像,如一件光绪皇后大婚时着的五彩云蝠鹤八团龙凤纹女棉袍,便运用了云鹤纹与蝙蝠、团龙凤纹相结合的手法。另一种常见的云鹤图像体现在明清一品文官官服补子上。明朝《大学衍义补》中称“文官用飞鸟,象其文采;武官用走兽,象其猛鸷也”。明代仙鹤补子通常主纹饰为双鹤或三鹤,背景为祥云图案或海水纹,至明末及清代,补子主纹饰演变为单只仙鹤,背景为祥云或祥云与海水江崖组合的吉祥图案。“海水江崖”即由海水和岩石组成纹样, 除绵延不断的吉祥寓意之外, 还有“一统山河、万世升平”之意。因此清代官服补子是对明代补子纹样的升级与补充,将云鹤纹与海水江崖纹相结合,引申出了山河一统、长治久安的深刻寓意。

上一页 123 下一页
支付宝赞助
微信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