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评论 > 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与收藏家埃利斯走了

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与收藏家埃利斯走了

(原标题: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与收藏家埃利斯走了)
10月19日,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先生在上海辞世,他曾出版过连环画百余种,被人们尊称为“百变画叟”。

同为94岁高龄辞世的,还有美国最重要的博物馆捐赠者及现当代艺术收藏家之一斯特凡·埃利斯,他几乎“影响过芝加哥的每一家重要文化机构”。上周末,尼日利亚第一所私人性质大学博物馆成立,上千件作品来自该国最大艺术品收藏家、约鲁巴王子耶米斯·歇隆的个人收藏。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一周艺术人物”,报道并评析国内外的艺术人物及热点事件。

上海 | 知名连环画家王亦秋

94岁在沪辞世,曾被尊称为“百变画叟”

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与收藏家埃利斯走了

王亦秋(1925-2019)

10月19日晚,知名连环画家王亦秋先生在上海辞世,享年94岁。

王亦秋1925年出生,浙江镇海人,又名王野秋。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副编审,著名连环画家。1991年12月被中国新闻出版署授予“连环画优秀编辑”荣誉。

王亦秋先生自20世纪五十年代开始连环画创作,1955年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专职连环画创作人员,共出版连环画百余种,被人们尊称为“百变画叟”。他的《杨门女将》、《兰亭传奇》分别获一届、四届全国连环画评奖三等奖和二等奖,《林海雪原》《清兵入关》《西门豹》《小刀会》等也都风行一时。

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与收藏家埃利斯走了

连环画《杨门女将》

赵宏本、钱笑呆绘画的连环画《孙悟空三打白骨精》(110图)当年获首届连环画一等奖,可是在“文革”中原稿被烧毁。后由王亦秋和赵宏本合作,重新创作了《孙悟空三打白骨精》(118图)。

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与收藏家埃利斯走了

连环画《马跃檀溪》

王亦秋先生也参与了连坛第一套书《三国演义》的创作,他绘制的《马跃檀溪》成为无数人的童年记忆。

2012年,王亦秋先生在接受原《东方早报》采访时谈到,“我的表现手法,是从波兰电影海报中得到启发的,加上罗马尼亚邮票的启发,都是我的元素。我追求的是‘装饰美’。”

谈及连环画的去向问题,王老说:“连环画走到穷途末路有各方面原因,我觉得就算消灭也无所谓。电影、电视、游戏那么多,玩的东西也多了。连环画要画得好,画得精致,现在还做得到吗?现在都在电脑里画画,做不到了。那索性不要画了,连环画的时代应该可以结束了。现在传播知识的作用没有了,顶多只能起到怀旧和欣赏的作用了。我老了,只好说‘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我不是文化决策者。在画连环画中长大,岂能无情。贺先生说‘死路一条’,不过是说了伤心话而已。”(整理/畹町)

美国芝加哥 | 美国重要收藏家斯特凡·埃利斯

从“难民”到博物馆的赞助人,因为艺术而备受尊敬的一生

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与收藏家埃利斯走了

斯特凡·埃利斯(1925-2019)

近日,美国最重要的博物馆捐赠者及现当代艺术收藏家之一斯特凡·埃利斯(Stefan Edlis)去世,享年94岁。

埃利斯1925年生于维也纳,1941年,为了逃离纳粹迫害,他随家人前往美国。“当我们抵达曼哈顿码头时,我的叔叔在那里,带着三明治欢迎我。当时生活好转起来,”埃利斯曾说道。

1965年,埃利斯在芝加哥成立了阿波罗塑料公司(Apollo Plastics),并且很快积攒了足够的财富来收藏艺术品。他的收藏包括一系列艺术史中的大腕,如杰夫·昆斯、罗伯特·劳申伯格、辛迪·舍曼以及安迪·沃霍尔等。

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与收藏家埃利斯走了

杰夫·昆斯《兔子》不锈钢雕塑

1981年起,埃利斯成为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MCA Chicago)董事。2000年,埃利斯和妻子尼森向博物馆捐赠了杰夫·昆斯的不锈钢雕塑《兔子》,据说,他在1991年时以94.5万美元的价格购得该作。2012年,夫妻俩又向博物馆捐赠了1000万美元,用来资助建造博物馆内部的新剧院。

“斯特凡·埃利斯是一个超人,他影响了芝加哥的每一家重要文化机构,” 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马德琳·格瑞恩斯戴伦(Madeleine Grynsztejn)说,“他对艺术的介入让他的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反过来,他又让艺术继续充盈他人的生命,这是我们爱他的原因。”

埃利斯和妻子两人有自己的收藏习惯,比如,他们只会同时拥有40余位艺术家的200件作品,这些作品悬挂在他们位于芝加哥和阿斯彭的家中。几十年来,他们出手的艺术作品包括沃霍尔的《青色玛丽莲》和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的《订婚戒指》等等。

“斯特凡和妻子对于生命充满热情。他们不顾风险,相信年轻的艺术家,共同建造了我们这个时代最好的当代艺术收藏之一,”同样受惠于其捐赠的惠特尼博物馆馆长亚当·韦恩博格(Adam Weinberg)说道。(文/钱雪儿)

尼日利亚拉各斯 | 约鲁巴王子耶米斯·歇隆

尼日利亚第一所私人性质大学博物馆成立,上千件作品来自王子个人收藏

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与收藏家埃利斯走了

耶米斯·歇隆 © YSMA/Henry Legba

据《The Art Newspaper》报道,10月19日,尼日利亚第一所私人性质的大学博物馆“耶米斯·歇隆艺术博物馆”在拉各斯的泛大西洋大学成立。博物馆主要藏品来自尼日利亚最大艺术品收藏家、约鲁巴王子耶米斯·歇隆(Yemisi Shyllon)的上千件尼日利亚艺术收藏,还有大学艺术收藏和其他藏家、艺术家的馈赠。

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与收藏家埃利斯走了

耶米斯·歇隆的藏品,艺术家Adeola Balogun 的《数字盔甲》,2018 © YSMA/Henry Legba

歇隆,是尼日利亚西南部城市阿贝奥库塔的一位约鲁巴王子。2007年,他创建了个人艺术基金会,迄今收藏了7000多件艺术品,作品涵盖前殖民时期传统艺术至20世纪艺术的绘画、木雕和雕塑,以及纪录该国濒临消失的传统节庆的摄影作品。歇隆希望借助展出的精选之作,为博物馆赢得“全球影响力”。

67岁的歇隆,曾在泛大西洋大学拉各斯商学院学习。多年来,他一直说,应与博物馆达成战略合作,在自己的场馆内推广视觉艺术家并保存艺术藏品。2011年,泛大西洋大学成立了虚拟的现当代艺术博物馆,寻找赞助者建立正式场馆。三年后,歇隆提议由其建设大学博物馆并展示他的私人收藏。

歇隆表示,与大学的合作协议包括一套吸引及管理私人和企业赞助的框架,以保证博物馆可持续发展。为此,歇隆捐赠了170万美元,补助博物馆头十年经费。至于他是否继续捐出剩余的6000件藏品,有待观察。

耶米斯·歇隆艺术博物馆馆长Jess Castellote说:“歇隆王子希望藏品被人们看到并服务国家,我们希望这些作品有利于整个尼日利亚。”(文/畹町)

荷兰阿姆斯特丹 | 意大利艺术家洛伦佐·维图里

当意大利玻璃遇见秘鲁布料,个展“不纯物质”思考全球化的文化融合

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与收藏家埃利斯走了

洛伦佐·维图里

近日,意大利艺术家洛伦佐·维图里(Lorenzo Vitturi)的个人展览“不纯物质”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摄影博物馆展出。展览总结了维图里近十年的研究,同时还展示了维图里的新作品《步行者》(Caminante)的第一批成品。

最新系列《步行者》从艺术家的家族历史中汲取灵感,探索不同文化之间的融合。1960年代,维图里的父亲来自威尼斯,他横渡大西洋,在秘鲁开设了一家玻璃厂,并在秘鲁遇到了维图里的母亲。维图里在《步行者》系列中选取了许多承载两地历史和文化的材料,如玻璃、泥土、木头、布料或购物材料,并以与旅行和购物相关的颇具仪式感的方式把它们融合在一起,这种融合旨在让观众反思这些材料作为文化标识的作用,以及不同文化之间融合的动力,我们也许发现:没有什么元素可以被视为纯粹。

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与收藏家埃利斯走了

《步行者》系列

维图里的早期项目专注于拉各斯、伦敦和威尼斯等城市,它们呈现出的颜色、形状以及它们所在的社区的故事和文化。

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与收藏家埃利斯走了

《必须赚钱》系列

《必须赚钱》(2017)是有关一个城市中的两个地标和它们象征的一个非典型的城市变化。在尼日利亚的拉各斯,高层金融信托大楼曾经是很多国际银行、航空公司和跨国企业的办公地,而不远的巴拉贡街边集市却凭借着销售来自中国的商品,一跃成为西非的第二大集市。通常西方企业的进驻会打乱本地的小生意,但在拉各斯,街边小商贩挤走了跨国大企业,而金融信托大楼如今人去楼空。

维图里将摄影、雕塑、绘画和表演一起融合在他抢眼的作品里。其摄影作品充斥着质感和色彩的强烈碰撞,加上仿佛随时会形变的雕塑,对场域的改造,以及对景观的干预,个性鲜明的形状和颜色在不同维度被结合在一起,看似张扬不羁,实则自成一派——它们非常恰当地反映了文化融合的迅速变化的全球化世界的无常性质,使我们能够反思生产、破坏和娱乐的不断循环。(文/李豫晨)

荷兰阿姆斯特丹 | 英国艺术家加文·蒂克

从气候变化运动“反抗灭绝”中获得灵感,塑料瓶水彩画揭示环境问题

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与收藏家埃利斯走了

加文·蒂克

近日,英国艺术家加文·蒂克(Gavin Turk)从气候变化运动“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中得到灵感,创作了一批新作,其中包括一系列突出塑料废品危险的水彩画。这些新作从10月19日起在阿姆斯特丹的Reflex画廊展出。“艺术家手持社会的镜子,而气候议题日益成为他们的重要创作主题,”蒂克说道。

去年,蒂克因为阻碍伦敦拉姆贝斯桥附近的一处公路通行来作为反抗灭绝运动的场地而被拘捕。他声称这样的运动能够“唤醒政客,让他们意识到人类对于全球生态系统的巨大变化负有责任”。

94岁的连环画家王亦秋与收藏家埃利斯走了

加文·蒂克的作品

“我们就是我们丢弃的东西,”蒂克说道。在新展“放手”(Letting Go)中,蒂克收集了大约500个来自伦敦街头的废弃塑料瓶,将它们放在胶合板箱中进行排列。在展览上,观众还会看到表现被压碎扁的塑料瓶水彩画,以及一对青铜铸成的瓶子。

在蒂克看来,艺术理应关注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长久以来一直有两个加文·蒂克:一个是艺术家,一个是作为个人的我。如今,作为个人的我陷入了‘反抗灭绝’运动。”蒂克觉得自己不应该买车、不应该乘飞机,并且对身为艺术家的自己施加压力。在其他人看来,基于社会议题而创作的这种艺术终将是转瞬即逝的,但蒂克表示,“一切都是转瞬即逝的。而艺术就是反映这种瞬时性的、因此容易过时的东西。”(文/钱雪儿)

支付宝赞助
微信赞助